我可以抽他吗

土御门结衣收了异能,寒气蔓延到周边四处,源源不断的冰柱终于止歇,如寒冰王座般耸立在其身下,然后缓缓消融。

李沉颤巍巍地爬起身,紧接着猛然一口鲜血喷吐而出。

反观土御门结衣毫发无伤,只是一时惊讶于李沉的本事,看着他默立不语。

从未见过如此高深莫测的武功!

土御门结衣将狐狸面具推到头顶,露出那张白璧无瑕的美貌容颜,贝齿轻启:“好玩!”

李沉重重喘了口气,心中郁郁。

二流胜不过次一流高手本是自然,但战败的滋味还是让李沉感到一丝憋屈和恼怒。

若不是......

见式神再次站到土御门结衣身后,李沉缓缓站直身子,抬起一只手擦去嘴边的鲜血,忍着新伤旧伤造就的痛楚和疲惫,缓缓运转功夫蓄势待发。

土御门结衣忽然娇笑了一声,杀意顷刻间荡然无存,下一刻,又变回了温柔甜美的杨柳依模样。

随着土御门结衣展露天真笑靥,身后的式神青坊主也化作浓烟消散。

她莲步轻移,徐步向李沉走去。

眼瞧着李沉欲要有所动作,土御门结衣嗓音酥软道:“不打了,沉哥哥。”

李沉确实感知不到杀气,但还是面露狐疑之色,只是心中了然,如今自己确实不是对方敌手。www.cadan.top 忆梦小说网

土御门结衣也不由他多想,已经抱住李沉的胳膊撒娇道:“沉哥哥,你的功夫很厉害嘛!”

李沉侧眸看向身旁令人捉摸不透的土御门家少族长,战意这会儿也没了大半。

算了,不想啦,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!

略作停顿,李沉郁闷开口道:“你还真是土御门结衣?”

到了这时候,土御门结衣也不做隐瞒了,嗓音依旧温柔甜美:“嗯呢!沉哥哥知道我是阴阳神道的土御门结衣高兴吗?”人家怎么说也是有些漂亮名声呢!

李沉嘴角抽搐了一下,言不由衷地敷衍道:“高兴高兴。”

紧接着,李沉没话找话随口问了一句:“那杨柳依?”

土御门结衣捂嘴轻笑两声,眼睛眯成了月牙状,甜甜道:“人家没有骗你呀!杨柳依是我的华夏名字,沉哥哥还是可以喊我柳依嘛!”

李沉其实不在意她是土御门结衣还是杨柳依,见她似乎真没敌意,也便陪她谈笑,只求尽快脱身,远离这是非之地。

反正真不想再动手了,自己现在就希望找个地方好好睡一觉。

打定主意,李沉便也恢复了悠哉懒散模样,淡淡开口道:“柳依,你找我究竟什么事?”

土御门结衣忽然直勾勾地看着李沉,幽幽道:“我不是说了吗?人家就是想找你聊聊天嘛!”然后,她声音微低道:“不行吗?”

李沉隐约间感到一丝寒气一闪而过,心中吐糟少女喜怒无常,口中却是连声道:“行行行。那柳依想跟我聊什么?”

见他识趣,土御门结衣便也收敛了心中那抹杀意,当即笑道:“聊什么都可以呀!”想了想,土御门结衣好奇道:“你怎么不跟着华夏军方,我听下属们说已经好久没在城里见到你啦。”

还走着走着就见到我了......

李沉忍不住翻了翻白眼,旋即心下微沉,暗道:麻烦了,这还被阴阳神道的人盯上。

土御门结衣见李沉沉默不语,摇了摇他的胳膊,嗔道:“沉哥哥!”

“哦哦,”李沉回过神来,随口道:“我没什么事,就到城外逛逛。”

“太好啦!”土御门结衣很是高兴,笑道:“那沉哥哥要不要去柳依的家里坐坐呢?”

听见土御门结衣的话,李沉一下子怔住了。

土御门结衣抱着李沉的手臂摇了摇,撒娇道:“去嘛去嘛!”

话说两头各表一枝。

谈娅娜与谈妍来到大祭司府邸。

淡淡的花香在空气中浮动,谈娅娜看着满院的樱花树啧啧称奇,忍不住驻足观赏。一旁的宫崎悠斗见状,也停步痴痴地看向这个绰约多姿的花间美人,口中言道:“娅娜小姐,这樱花便如同你一般绚烂美丽,那你想不想知道樱花的花语是什么呢?”

谈娅娜瞥了宫崎悠斗一眼,不愿理会这个跟屁虫的言语,快走几步跟上前方的大祭司坂井川。

大祭司也不介意后头两个孩子是否玩闹,双手拢袖慢吞吞地走向自己那间茶室,一边吩咐身后的中年副官去准备些点心。

一行人进到里屋。

墙上挂着的字画,角落处摆放的盆栽,与地上铺着的榻榻米,无一不透着浓厚的R式风格。

坂井川绕过方形长木矮桌,在里侧的禅意扶手圈椅正襟危坐,宽松袖子往前一探示意众人落座。

谈妍不肯坐下,执意站在谈娅娜身后,谈娅娜便也由她,与宫崎悠斗一左一右坐在坂井川对面的蒲团座垫上。

副官坂井小次郎将一盘樱花糕放到矮桌上,便安静地站到坂井川的身后。

坂井川提起一旁的热水壶将茶杯濯洗干净后,动作娴熟地添置茶叶并冲泡茶水,这才温声开口道:“小丫头,尝一尝本座的茶如何。”

谈娅娜微微颔首,提起眼前冒着香气的茶杯小口品酌,俨然是一副大家闺秀模样。

来到此处,宫崎悠斗也比在外头时要放开许多,他喝完眼前的茶水后,殷勤地将装着糕点的碟子往谈娅娜那侧挪动两分,压声道:“娅娜小姐,尝尝这樱花糕,可好吃了,这可是大祭司爷爷种的樱花呢!”

见大祭司瞧来,眼带笑意与期盼,谈娅娜便拿起一块樱花糕吃下,然后轻声道:“大祭司泡的茶确实不错,清香怡人,口感醇厚。”然后她看了眼桌上那盘糕点,淡淡道:“樱花糕吃不惯,但倒是蛮甜的。”

坂井川闻言开怀大笑,一边为对面两个孩子添上茶水一边问道:“小丫头,我看你出身不俗,你的父亲是?”

谈娅娜放下茶杯,道:“谈岳。”

坂井川挑了挑眉,道:“华夏火狐?”

谈娅娜轻点脑袋,眼中隐约带着两分骄傲之色。

见谈娅娜承认,坂井川仔细打量了下对方,心想小丫头品行修养都挺好的,瞧着也聪明伶俐的,沉吟半晌,缓缓开口道:“你天赋不错,却只是堪堪四流,要不要留下来跟我学阴阳术?”

这一下,不但谈娅娜感到意外,便是身后的谈妍也是身子微微一震。

谈娅娜还未开口,宫崎悠斗倒是先兴奋起来了,急声道:“快快答应下来啊娅娜小姐,能跟大祭司爷爷学习阴阳术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!你要是留在京都,我们就可以在一起啦!”

谈娅娜面无表情地扭过头瞅了宫崎悠斗一眼,然后转回头看向坂井川,淡淡道:“大祭司,我可以先抽他一顿吗?”

推荐阅读:

望门闲妃 荒神伐天咒荒神伐天咒 开局觉醒传说级水神,学姐馋哭了 爱你永远不嫌多 打卡从魔宗开始 桃花汛 华娱:演员的混圈日常 曹峰李若冰逆天老神 下下签 全球觉醒 攻略?我满级疯批,驯养病娇反派 身为虫修,养亿点灵虫合理吧 农门团宠之将军她又凶又小 温柔王爷迷糊妃 宠妃喵之录 炮灰,但感化悲惨反派[快穿] 你这个年纪长不高了[电竞] 神话之儒道至圣 白莲花不好当[娱乐圈] 我本妖 开局化婴,父母是黄毛太妹? 浮世天人录 斗罗之炮平天下 战国大召唤 为了文明我太难了 惊悚游戏:每天签到一只鬼 音乐鬼才穿越重生邵阳 黑白单行线 希腊带恶人 八方尊者 剪辑历史:开局盘点十大帝皇 叶天黄雨纯三知火

上一章目录+书架下一章